柬埔寨“血奴”背后,西哈努克港是一个怎样的地方?

柬埔寨“血奴”背后,西哈努克港是一个怎样的地方?

新浪新闻综合2022年02月20日 12:28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李亚缘纶31岁。2021年6月,他被骗到柬埔寨西哈努克港,被要求参与电信诈骗工作,因为拒绝和不合作的态度,RH血型的他被多次转卖,并多次被送去卖血,沦为“血奴”。李亚缘纶在西哈努克港的经历,揭开了西哈努克港在高速发展中粗放、残酷的一面。

  口述 | 于平

  主笔 | 王珊

  现在的柬埔寨西哈努克港(以下简称西港),跟我之前认识的太不一样了。

(图源/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中文官网)(图源/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中文官网)

  我是2014年到这里投资做实体企业的,我的朋友当时也来了。我们合作了许多年。不管是我的合作者还是我自己当时选择在这里办工厂主要有三个原因。其中一个是国内人工成本和原料成本的上涨,柬埔寨用工成本低。我们刚来时,一个员工一个月的基本工资是90美金左右,算上车费、午餐钱,企业为一个员工每个月支付的费用在100美金出头,如果算上全勤奖金,也不到130美金,是我们上世纪90年代的水平。

  另一个原因是我们看好西港的发展——它拥有柬埔寨唯一的经济特区,自1998年起就是免税港。它的地理位置非常优越,港口是柬埔寨唯一的出海口,靠近克拉运河。我们那时都在期待着克拉运河的建成,这样航船将会避开马六甲海峡,直接联通太平洋与印度洋,那以后,西港将成为繁忙的国际海洋运输通道和物资中转枢纽,潜力巨大。

 西港区位图(图源/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中文官网) 西港区位图(图源/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中文官网)

  近些年,中国和柬埔寨两国的交往的日益密切也是我们考虑的因素。我记得,2014年APEC会议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在会见柬埔寨首相洪森时提出,愿意同柬方共同推进互联互通、经济特区、教育等领域合作,共同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而且,在柬埔寨投资还可以享受欧美等国家方面给予的特殊贸易优惠政策及额外的关税减免优惠。政策利好也是我们下决心背井离乡的一个原因。

  那时的西港还是有“小渔村”的模样。城区附近就能看到的一个景色是许许多多的小茅屋——柬埔寨当地人喜欢在海边搭茅草屋休闲,像泰国一样的,没事就去躺一躺或者直接下海游泳了,现在要跑得偏远一些才能看到了。当时的西港很小,街道都是破的,大多是一两层楼的房子,西港南部上百平方公里还基本都是荒地,连现在的主干道之一的独立大道都还未开发。

西哈努克港的渔船(图/视觉中国)西哈努克港的渔船(图/视觉中国)

  回想2013年,我记得工人们都很穷。西港是盐碱地,不产蔬菜,本土只能生产南瓜之类的蔬菜,其他的要从越南、中国进口,菜比肉类更贵。许多员工那时会带午餐,如果发现谁的餐盒里有一些咸菜,那就说明这家是经济条件好一些的,起码有菜能做腌菜。甚至有些员工,午餐就是带一个芒果解决。现在不一样了,工人口袋里都有钱了,可以买得起快餐了,三餐温饱没有问题。

  我刚来西港时,中国人并不多,园区内只有几十家企业,一部分是中国企业,现在已经有两三百家了,大多数是中国企业。不过,我们这些企业的入驻并不足以改变西港。从我的观察来讲,国外企业入驻西港的园区之后,西港也是在发展的。企业的发展能够带动当地的劳动力就业和经济,但毕竟是有限的。比如说我们园区,两三百家企业能够带动的劳动力也就两万人左右。对于西港三十多万人口来讲,也就是九牛一毛。

西港工业区大门(图源/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中文官网)西港工业区大门(图源/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中文官网)

  如果要说西港大的变化,有一个时间节点可能是2016年左右。那时,西港开始开放线下赌场,这是继金边、波贝、木牌之后,柬埔寨第4个开放赌博业的地方。我这里并不想去谈论政府这一举措的原因,只想描述自己的观察。我记得在当时,最初身边的许多人虽然看好赌场的发展跃跃欲试,但还是有犹豫的,因为如果飞机不通航,即使这里是落地签证,但谁会过来呢?

  但到了2017年,一切都改变了。2017年开始,国内许多城市开通了直飞西港的航班。目前国内直飞西港的城市至少有15个,有的城市每天有多次航班。如果以每个航班一百多人算,每天来的人就有一两千个。那些当地的嘟嘟车生意都因此好了很多,他们盘踞在机场附近,不愁没有活干。西港的赌场迅速多了起来,密密麻麻。我进去过,到处都是人。

《赌神》剧照《赌神》剧照

  网络赌博迅速发展起来,并进一步发展成诈骗,许多人将朋友或者陌生人骗到西港的赌场,与赌场老板合伙输光对方的钱,也有人开始做网络博彩、电信诈骗,大部分是中国人。这两种产业的规模大到什么程度呢?我给你举个例子,就是2018年开始,我发现招工变得困难了。我们刚来时,招工信息一发出去就有很多人来应聘,可是那两年,我们想招几百个工人,每次只能招到几十个,且员工来自越来越偏远的乡下。

  赌场、诈骗集团也需要员工。比如说,赌场24小时要倒两个班或者三个班,来赌博的人多了,员工自然需要的多。柬埔寨人本来也是有惰性的,在工厂需要由规则和制度来督促他们完成工作。赌场和诈骗,自由、工资又高,有了这两个选择,很多人离开了园区,去赚快钱。

  这种火热的场面下,许多人开始讲述一个故事,很多人也确信这个故事,即西港可能是未来的“小深圳”,越来越多的人投入到这两个行业中去,从2015年开始到2018年,西港的中国人从几千人增长到30万。这两个行业来钱快,他们出手也大方。我记得,在那两年,西港的物价提高得很快。在2017年以前,我们八九个员工一星期要买一次菜,每星期伙食费的费用是100多美金,但是在2018年和2019年,一星期300美金已经不够用。

《赌圣》剧照《赌圣》剧照

  从事赌博和电信诈骗的人很多时候在晚上工作,深更半夜经常点外卖。我的一个朋友开燕窝店,每一份50美金,一天晚上要送出去几百份,他们抢着要。离谱的时候,沙县小吃一碗面都要4.5美金,你想下国内才多少钱。我们企业那时员工的基本工资已经涨到了近200美金,算上饭钱、全勤奖金,得230美金以上,有人表现好甚至能拿到300美金。但即使如此,在当时,这些钱就不足以留住工人了。

  多种因素下,资本在快速地涌入西港。2018年和2019年,整个西港被一个巨大的泡沫笼罩着,所有人都沉浸在赚钱的美梦里,认为西港不仅会成为小深圳、也是小澳门、小拉斯维加斯。来西港淘金的人和各行业的从业者们需要住宿,需要吃饭,原来小小的西港显然不能承担这些。酒店、住房在以非常快的速度建设中,到处都是工地,一天中甚至有20个小时都是尘土飞扬。

  我记得2013年我刚到西港时,五星级酒店只有一两家。2018年以后已经到处都是酒店,房子也变成了五六层甚至几十层,而且只有酒店有空房间出来,根本不愁人住。当时哪怕是你只有一间二十多平米的房子,一个月的租金就有五六千美金,甚至一两万美金。那两年,国内公安部经常到西港执法,他们也找我们园区的企业进行过座谈,他们派了便衣警察四处侦查,发现往往诈骗都隐藏在星级酒店,那些房间被整层的包出去,一个房间有10多个人,一次案件能够牵扯到上百人。

图|视觉中国图|视觉中国

  我刚来西港时,土地的价格一平米只有几美金,但是2017年以后,一平米的价格已经到了五六十美金甚至上百美金。那时的感觉有点像天方夜谭,我们做实业的人觉得自己身处在泡沫之中。在短短几年内,西港一下从一个“小渔村”变成了一个“城市”。

  人增多的最主要表现就是堵车,一直到2017年,西港的路上都没有多少私家车,但只过了一年,从机场到园区、园区到市中心的酒店十几公里的道路上就满是汽车。我们原来道路顺畅、车速快时,20多分钟不到半个小时就能到达园区。可那时,这段短短的路程要开上四个多小时。因为车多,道路也被轧坏了,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我有一个客户是个60多岁的老头,他有一天下午四点从酒店出发,晚上8点多才到了工厂,人都要饿晕过去,一点都不夸张。很多来考察的企业就慢慢不考虑我们了,他们看到当时的西港,觉得来一趟都害怕。

西港街头(图源/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中文官网)西港街头(图源/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中文官网)

  太多中国人的涌入和不断建起的楼房不断挤压着本地柬埔寨人的空间。他们用自己的方式表达不满。在物价上,柬埔寨人自己做了一些物价区分,比如说同样买一只鸭子,当地人买1.5美金,我们去买要两块美金。2019年8月,为保护本国人就业,洪森签署了一份针对外国人的“禁职令”,包括嘟嘟车、三轮摩托、摆摊小贩、按摩、理发、补胎、修车等10种职业。但10月初,该禁令又撤销了。

  西港整个商业环境被破坏掉了。也许因为意识到这一点,2019年8月洪森还颁布了另外一条禁令,即停止发放网络赌博牌照,要求到年底原有的网赌牌照也将到期。他称,“柬埔寨不能把国家的未来放在网赌上。”这在外界看来,是“禁赌”的明确指令。这之后的两个月内,中柬警方捣毁了许多窝点,抓了很多人。整个西港一下子变了。从业人员开始逃离西港,机场都是人群,大楼都空了出来,没有人租住了。我的朋友原本也是做实业的,在当时他投资了一两个亿去盖楼,想着用来出租。但是现在也变成了烂尾楼。

  其实,说实话,在2017年以前,虽说柬埔寨的法制并不健全,但总体来说,这里还是有一套自己的平衡规则。举一个不恰当的例子,我刚来西港时没有驾照开车上路,警察查到我,我只要给个几美金对方就会让我走,在国内,你显然是会被处罚和拘留的。外国人,对于西港人来说意味着有钱赚。现在,不带驾照上路,需要给二三十美金了。即使如此,在当时西港的环境里,我的企业,我的人身安全是不用操心的。

《赌侠1999》剧照《赌侠1999》剧照

  我现在在国内,但是我的工厂和员工还在那里。我总是担心他们出事,怕疫情感染,也怕人身出现安全。我们厂里做了严格的规定,一般不允许员工出园区,只有几个人出去买菜,但必须是白天,晚上一定不能出门。打压,加上疫情的暴发,西港的问题就更加复杂起来。因为管控,很多行业都面临着发展的困难,许多人面临着生存的问题。现在很多人三餐温饱不能解决,抢劫、绑架这样的事情变得多了起来,“血奴”这样类似的事情我们也听说过。

  因为疫情,国内的相关部门也很难过来进行打击,所以就出现了一个漏洞:电信诈骗此时也成为一个相对容易发展的行业。西港有一个地方叫做中国城,是2017年迅速建立起来的。从外观上看像是一个住宅商业区,有六七层的房子,也有商场、酒店,商场的主体到现在都没有完工,有些做网络诈骗的人就把这些房子买下来,专门做诈骗。这里面有食堂、有超市,也有人往里面运送物资,可谓是吃喝拉撒一条龙。

 2019年8月28日,柬埔寨金边,民警每两人押着一名犯罪嫌疑人,登上飞机。(图/视觉中国) 2019年8月28日,柬埔寨金边,民警每两人押着一名犯罪嫌疑人,登上飞机。(图/视觉中国)

  2019年8月“禁赌”令之后,很多诈骗集团转移到了这里。我们在西港的中国人都不愿意过去。这个地方离市区有几公里,算是比较偏僻。当然想进去也进去不了,他的门口有保安和宪兵的保护。比如说一栋房子有六层,可能一层二层属于一个诈骗集团,三层四层又属于另外一个,可谓是层层把关。

  我对西港是充满情感的。西港的海岛是原生态的,比海南岛都要漂亮。我自己也买了海景房,躺在床上就能看到海,出了门就是海,是天然的没有污染的。西港的位置,在未来如果打造成未来的金融中心也是有潜力的。我希望西港的环境能够纯净起来。想回到刚来的那个时刻,那时的西港就是一片等待开发的处女地,充满了迷人的魅力。

  (于平为化名,实习生张潇珂对本文有贡献。感谢刘怡、陈龙对本文的帮助)

  微博热议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